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

2020年08月29日 16:42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房屋租赁的法律规定都有哪些?

房屋租赁的法律规定如下:《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二条规定,租赁合同是出租人将租赁物交付承租人使用、收益,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租赁合同的内容包括租赁物的名称、数量、用途、租赁期限、租金及其支付期限和方式、租赁物维修等条款。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租赁期限不得超过二十年。超过二十年的,超过部分无效。租赁期间届满,当事人可以续订租赁合同,但约定的租赁期限自续订之日起不得超过二十年。第二百一十五条规定,租赁期限六个月以上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的,视为不定期租赁。第二百三十五条规定,租赁期间届满,承租人应当返还租赁物。返还的租赁物应当符合按照约定或者租赁物的性质使用后的状态。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租赁期间届满,承租人继续使用租赁物,出租人没有提出异议的,原租赁合同继续有效,但租赁期限为不定期。

2020年07月03日 16:24

QQ音乐插播听歌广告,我却不想作出谴责

本篇文章3315字,读完约9分钟如果你不是QQ音乐的付费会员,昨天的更新恐怕会让你难以接受:有用户发现,从昨天开始,QQ音乐会在你听歌的间隙,自动插入15秒左右的语音广告,甚至部分会员也声称,在歌曲切换的时候听到了广告。QQ音乐的这一做法,严重伤害到了用户体验。但在愤慨之余我们也要思考:坐拥全球第三多付费用户的QQ音乐,为何还如此“缺钱”?QQ音乐的付费天花板QQ音乐的背后,是音乐巨头腾讯音乐集团,他旗下的QQ、酷我和搜狗音乐的市占率加起来超过了70%。从腾讯音乐的财报内,我们也很难看出它短期有“缺钱”的迹象:2019年,腾讯音乐全年营业利润46亿,较2018年翻了一倍,付费用户达到了4000万,同比增长50%,数量达到了全球第三,这份成绩可谓相当亮眼。当我们仔细研究这份成绩单,会发现腾讯音乐收入的大头并不是在线上音乐,而是社交娱乐。社交娱乐版块的业务利润,要比在线音乐高出一倍还多,社交娱乐的利润份额从腾讯音乐上市起,就一直盘旋在70%。“社交娱乐”为何物?它的营收主体就是《全民K歌》,根据腾讯的统计,在线音乐用户的ARPPU(付费用户平均收益)为9.4元,而《全民K歌》直播用户的ARPPU为111.1元,一个直播用户创造的收益比10个音乐会员还要多,腾讯音乐实际上是披着音乐外衣的直播平台。腾讯音乐的“全球第三大付费平台”完全是建立在基数大的基础上,全球在线音乐第一名是Spotify,月活跃用户数是2.86亿,而腾讯音乐一季度的MAU为6.57亿,远超Spotify。不过Spotify的付费用户有1.3亿,付费率为45%,而腾讯音乐仅有6.2%,这还是不断爬升的结果,如何提高用户付费率,一直是腾讯音乐在财报会议上强调的重点。但从目前来看,腾讯音乐也难以通过新的独家版权来吸引用户,根据国际唱片协会的统计,中国96%的音乐消费者收听的是正版音乐,远高于74%的国际平均水平,向版权进行加码的边际效益已经不高。如今我们在收听到的绝大部分头部音乐,腾讯都是独家版权,其他音乐平台往往要向腾讯缴纳版权分销费用。但就算有了版权分销的收入,腾讯音乐也曾表示,订阅收费的增长比不过腾讯在版权内容上的投入。那么全球第一的Spotify,又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Spotify的成功——欧美用户也喜欢“白嫖”其实QQ音乐“插播”广告的行为,恐怕就是参考自Spotify的非会员广告策略,不过Spotify的营收模式要比腾讯纯粹很多。根据Spotify2019年财报显示,它的主要盈利途径就是音乐订阅和广告,其中订阅收费占据了Spotify营收的90%。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仰仗于欧美成熟的付费音乐市场,但请注意,直到去年三季度为止,Spotify依然还是亏损状态,订阅收费和版权支付的平衡危机,也在Spotify上发生过。和腾讯不同,Spotify基本没有想过直播这回事,它在去年才刚开始自己的博客业务,之前一直是仰仗于付费用户的订阅收入。从锋科技来看,Spotify的成功来自于以下几点:曲库、免费服务、低价策略、以及音乐的社区化战略。曲库的优势自不必说,Spotify初期就在曲库的投入上不惜血本,所以它能在2008年就迅速成长。但“免费”曲库是Spotify脱颖而出的直接原因,Spotify看到了流媒体时代的“增量换钱”定律,用完全免费+插播广告的特性吸引用户入坑,在Spotify之前,用户根本不可能免费收听正版。不仅Spotify,目前全球第二大的付费平台AppleMusic也是看中了欧美用户对于免费的敏感度,才大胆推出3—6个月的免费周期,换来了用户的爆发增长。如果说免费是Spotify初期崛起的战略,那么带领它走向盈利的则是种类繁多的版权套餐。Spotify为家庭、学生、以及不同地区都设置了不一样的版权套餐。从Spotify的财报中可以看到,2020年Spotify用户的ARPPU相比2008年下降了一半,但换来了每季度3000万人的新增付费用户量。除此之外,Spotify的社区运营模式也相当成功,据Spotify公布的数据,大多数用户都会在离开Spotify的70天内回归音乐社区,社交共享是Spotify战略中的重中之重。Spotify从音乐人、资深专家入手吸引初始用户,再鼓励用户通过社交推荐来建立社区信任,并通过严格的质量把关塑造社区生态。这也是为何网易云如此让人留恋的原因,而腾讯将社交功能拆分到了音乐直播,放大了社区用户的疏离感。当然,Spotify的发展也有着不少问题,首先就是ARPPU的减少让部分敏感的欧美音乐人觉得作品被贱卖,Spotify也没有真正解决独立音乐人的生存问题。过分倚仗付费用户也是Spotify的痛点,他们也谋求通过博客等社交途径来扩大营收矩阵。我们可以看出,Spotify的成功并非不可复制,腾讯也拥有着低价格战略、曲库等优势,而双方风评的截然不同,恰恰是我国音乐市场不成熟的一个写照。Spotify和腾讯音乐互为围城,双方都想从对方的商业模式中找到出路。插播广告真的怪腾讯吗?相信看完Spotify的崛起之路,我们可能会相当震惊:腾讯在免费用户上投放插播广告,其实是非常正常的战略思维。并且和阅文事件不同,音乐人不良的生存状况,主要责任依然在分成不合理的唱片公司身上。锋科技并不是想为腾讯音乐辩解——未经用户允许插播广告的行为,依然极大地影响了用户体验。但中国的音乐付费观念仍然需要普及也是事实,8元的月费会员比Spotify针对菲律宾推出的地区价还便宜了一半左右。插播广告与其说是“想钱想疯了”,不如说是中国音乐流媒体在“免费收听”之后,迟早要步入下一阶段的写照。这次用户对于QQ音乐的愤怒,实际上是在指向腾讯音乐对音乐社交的冷漠和功利——杂乱的界面、无处不在的软广、“放养”的用户体验,腾讯的“泛娱乐”战略无孔不入,到了令人生厌的地步,而插播广告就是点燃这箱火药桶的一束火花。作为AppleMusic的忠实用户,锋科技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苹果对于音乐社区的小心翼翼,乔布斯就是披头士和滚石的资深音乐迷,苹果从iTunes时代就开始每年举办一场演唱会。做音乐App就要首先爱音乐,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而在QQ音乐中,免费用户恐怕很难感受到这一点。目前,QQ音乐也在尝试进行多层级付费,开展了学生优惠、好友赠送、手机套餐赠会员等活动。锋科技认为,与其增加花花绿绿的竖版弹幕广告引发用户群体的体验争议,不如将重心回归用户,从艾瑞咨询的数据和Spotify的财报可以看出,用户付费的体量依然比广告和版权运作的费用大很多,QQ完全可以舍弃一部分广告投入,来提升用户对腾讯音乐社区的忠诚度。此番QQ音乐广告风波,究竟是我国音乐付费走向成熟过程中的插曲,还是用户体验被压榨到极致的反击?恐怕只有腾讯音乐自己才知道了。

2020年05月27日 13:45

科大讯飞双轮驱动战略初显成效,迎来史上最好成绩仍惹质疑

近两年来科大讯飞政府补助贡献占到当期利润的五成,今年一季度又由盈转亏出品|每日财报作者|南黎虽然疫情给部分线上业务带来了许多新机遇,但不可否认的是,对大多数产业而言,疫情带来的更多是冲击。近日,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大讯飞)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科大讯飞2020年第一季度由盈转亏,系公司上市12年以来的首次一季报亏损。财报显示,科大讯飞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4.0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8.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31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0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亏损达1.35亿元,去年同期为3303万元。科大讯飞称,亏损的原因有二分别是新冠疫情较大程度上延缓了公司一季度项目的实施、交付、验收等相关工作的进度,因此也影响了收入的实现进度。此外,一季度公司针对抗击疫情的需要和把握产业发展趋势的要求,助力相关部门进行疫情的防控排查,相关投入约3700万元。ToB+ToC的双轮驱动战初显成效科大讯飞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专业从事智能语音及语言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研究,软件及芯片产品开发,语音信息服务及电子政务系统集成的国家级骨干软件企业。2008年,科大讯飞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当时中国语音产业界唯一上市企业。发布一季度报的同时,科大讯飞还发布2019年报。年报显示,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00.79亿元,同比增长27.30%;净利润为8.19亿元,同比增长51.12%;扣非净利润为4.89亿元,同比增长83.52%;经营现金流为15.31亿元,同比增长33.39%。《每日财报》对比往年数据,2014年—2018年,科大讯飞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7.75亿元、25.01亿元、33.20亿元、54.45亿元和79.17亿元,同比增长41.60%、40.87%、32.78%、63.97%和45.41%;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2.89亿元、3.16亿元、2.55亿元、3.59亿元和2.66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31.94%、9.51%、-19.32%、40.72%和-25.83%。虽然营收一直在保持上涨的趋势,但扣非净利方面一直不太稳定。2014年扣非净利为2.89亿元,2018年反而下滑至2.66亿元,前几年给人一种“增收不增利”的形象。好在去年,科大讯飞营收突破100亿元,净利润也大增至4.89亿元,获得历史最好业绩。科大讯飞给出的解释是与科大讯飞持续坚持的ToB+ToC的双轮驱动战略不无关系。在B端业务上,教育、医疗、政法等业务持续增长,在整体营收中占比提升,如政法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13.21%,同比增长28.55%。2019年科大讯飞的ToC业务营收达到36.25亿,同比增长43.99%并占据了营收的35.96%;而C端业务的毛利为17.08亿,同比增长31.81%并占整体毛利的36.83%。财报背后存疑应收账款政府补助成焦点但是,我们也注意到科大讯飞漂亮财报背后,市场上还是存在众多的质疑。其一,政府补助贡献了重要的收入来源。从近几年数据来看,2014年—2018年,科大讯飞计入当期损益的补助金额分别为1.01亿元、1.10亿元、1.28亿元、0.77亿元和2.76亿元,分别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比重为26.65%、25.88%、26.45%、17.70%和50.92%。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除2017年以外,科大讯飞的补助占归母净利润的比重均在两成以上,2018年甚至达到50.92%。2019年报显示,科大讯飞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约4.02亿元,仍然占当期利润的50.3%,高于2018年的2.76亿元和2017年的7706万元。可见,政府补助在利润构成中所占比重一直不低。其二,应收账款占比超过五成。2015年-2017年,科大讯飞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4.3亿元、17.98亿元、25.52亿元,占当期营收比重分别为57.18%、54.16%、46.87%。2018年,科大讯飞的应收账款为33.89亿元,同比增长32.80%,占当期营收比重达42.81%。2019年,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重甚至达到了50.47%。针对市场上对应收账款以及政府补助不断攀升的质疑,《每日财报》结合科大讯飞19年财报及以往业绩交流会内容分析可知,补助一部分是软件退税,与企业的实际销售相关,这部分的补助是卖得越多补的越多;还有一部分是人才补助,也是普惠型政策。另外讯飞作为智能语音国家开放创新平台以及承接建设认知智能国家实验室等,与去年补助相对应的是企业要投入更多,所以要具体分析政府补助的构成,并非单纯的来自政府资金支持。对于第二个问题,科大讯飞表示应收账款虽然占比较高,但是去年经营性现金流创历史新高,企业的健康度还是可以的。而且应收账款主要来自于银行、运营商、政府等,客户质量较高,坏账率较低。人工智能赛道竞争加剧面临挑战大在人工智能这个炙手可热的赛道上,科大讯飞作为最早进入人工智能领域的企业之一,在其引以为傲的智能语音技术上依然要面临诸多竞争对手。据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人工智能基础数据服务研究报告》显示,2012年至2019年8月人工智能领域共发生2787件投融资事件,总融资额达4740亿元,人工智能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融资热点。人工智能领域中的各个赛道愈发拥挤,行业企业强强联合,阿里云与通达海、华宇达成了深度合作,目前全国有多家法庭正在使用其智能语音技术。腾讯云与国双科技合作推出了智慧法院整体解决方案,全国范围内多家法院在使用。在各类企业纷纷加入人工智能战局的情况下,科大讯飞要面临的压力还有很多。当蓝海变成红海时,科大讯飞要想弯道超车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当然,《每日财报》也注意到,科大讯飞在技术上的投入还是舍得下血本。2014年—2019年,科大讯飞的研发投入不断增长,分别为5.18亿元、5.77亿元、7.09亿元、11.45亿元、17.73亿元和21.43亿元,尤其近年来增速显著提高。2014年—2019年,科大讯飞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分别为39.16%、41.49%、52.43%、47.96%和47.02%、48.52%,显著高于科技公司30%左右的研发资本化率。对于一家高科技企业而言,研发投入一直是市场重点关注的重要指标,从某种程度上,它决定了企业未来的发展潜力。而研发资本化率指标也成为观察企业利润成色的重要窗口。从以上数据来看,科大讯飞还是担得起人工智能的称号。

2020年04月28日 10:00